?距离2020年高考还有最后5天!
    杭州高级中学迎来了别开生面的2020届毕业典礼!这是一场特殊时期的特殊毕业典礼,同学们保持安全距离,按序进入会场。


欣赏了一段热情似火的开场祝福视频之后,陪伴同学们一路前行的老师们入场。面对着即将出征高考战场的孩子们,师长们用叮嘱和祝福装满他们的行囊。三年磨剑试身手,一朝折桂念师恩,同学们将鲜花和拥抱献给了辛勤付出的老师们。

感谢师恩


2020届毕业生还向母校赠送了特别的感恩礼——一棵苍劲的青松和一组由明清古海塘石组成的校园景观“勇立潮头”。


今日青青小苗,他年参天大树。时光如隙,弹指三年,我们挥挥手道别珍重。来日方长,征途又起,我们从这里启程远航,乘风破浪。杭高贡院“鹿鸣苑”的深刻寓意,杭高钱江“勇立潮头”的精彩誓言,将会成为注解这个如火七月的最生动一笔。

贡院鹿鸣

钱江潮涌


蔡小雄校长以“高考、高远、高飞”三个关键词勉励杭高的2020届,并为同学们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——亲手为每一位毕业生亲手颁发毕业证书。两校区一千多名学子,共三个多小时的颁发和合影,这暖心之举必将助力我们高三学子决胜高考!

出征高考的行囊里有蔡校长和老师们的声声叮咛和亲切祝愿,也有昔日同窗间的相互激励与美好约定,当然也少不了同学们自己的豪情壮志和必胜信念。贡院校区的鹿鸣儿们,亲笔在长卷上书写心愿;钱江校区的弄潮儿们,手把红旗立下铮铮誓语。
决胜高考,我们志在必得。

还有少年青衫上,那些此生不换的祝愿。




校长寄语



高考,

是毕业季的礼物,

是共情、鼓励与善意

今年杭高的毕业典礼很特别,少了室内集会,多了室外活动;少了长辈讲话,多了自我感悟;少了程序性仪式,多了励志类行动……,虽然没有了我上台讲话的环节,但我还是要叮咛几句,咱不遮掩,不绕圈,也不用立意高远,引经据典,就讲高考!因为,我觉得,高考是毕业季的一份特殊的礼物,是一段共情、一份鼓励与一种善意!

高考,是属于青春的最美共情。我们的一生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,都有绝不相同的经历、五彩斑斓的情感以及各自精彩的成长,但是只要一说到“高考”,就会瞬间彼此“懂得”。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,作为高中三年收官之作的“高考”,绝对算是人生最难忘的记忆。我们曾因高考,经历过烈火锻造的艰难历程,获得了百折不挠的前行勇气,养成了受益一生的良好习惯。高考,代表着岁月匆匆而过的“我们”,成就着青春正热烈的“你们”,也必然会定义着正迎面而来的“他们”。

高考,是属于人生的最好鼓励。我们都希望能成为一条高考的“锦鲤”,有着“考的都会、蒙的全对”的好运。其实,越努力的人,越幸运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所有高三的你们,都已经是锦鲤。因为努力的人,就是微光一般的存在,一眼看去有点渺小,但日复一日,积聚的能量,会自成闪耀而广阔的宇宙。所谓“锦鲤”与“幸运”,其实就是不去找借口,不去想当然,拿掉思想上的包袱与负担,带着一颗极度渴望的心,在一场盛大辉煌的努力之后,无怨无悔。我行、我会、我可以——这些,恰恰正是高考本身加持给你们的鼓励与祝福。

高考,是属于你我的最大善意。高考承载了每一位同学、每一位老师、每一个家庭的心血。那个朝夕努力,曾失落、曾进取、曾颓唐、曾奋起的你,其实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完成了一场关于青春的有力诠释;那个总在你学不进去时要求你再坚持一下的人,其实才是你灯火寒窗背后,最心疼你的人。这些善意,都经由“高考”过滤为真心与真情。你有责任善待它们——善待自己的青春,善待父母的关爱,善待师长的期待。因为这份善意,本来就是对于高考的最为生动的注解。

高考重要吗?高考很重要。人生没有几次如高考一般将对你的人生产生史诗级影响的事件。它也许无法真正定义你的人生,但却会决定青春中一段很有价值的时光会在哪座城市,会遇到怎样的人,会有怎样的故事。

高考重要吗?高考不重要。它的考试时长、题目难度、阅卷结果,与你三年内所经历的每一次考试相比,都没有本质的不同。人生路那么长,你还有无数的机会获得更高、更好、更远的成长。当然,其实也有一点点不同,这不同在于,它是高中阶段的最后一次。而最有意义的恰恰也正是在于,它是最后一次。

能追无尽景,始是登高人。无论如何,请不要辜负自己,只要选择了参加考试,就一定要全力以赴,去参与这份共情,去体味这份鼓励,去触摸这份善意,进而成为拥有着无悔青春的最好的自己。

先立足当下,才能更好地描绘未来。再动人的誓言,再华丽的词藻、再美好的诗与远方也抵不过脚下实实在在的一步前行。

不用问,我(你)会成功吗?

一定会!因为你已行走在通往成功的路上!

因为成功一直由你自己来定义!



三年前,我们共赴红墙之约,同聚江潮之畔,以少年之名,书写鸿鹄之志。征途又起,我们带着杭高风采走向世界,奔向下一个曙光。杭高,我们永远的家。黾勉黾勉期勿忘,愿与世界相颉颃!

青春洋溢的合影


供稿:寿婷尔、刘雨湉

摄影:钟锦锋、倪雁强

顾哲明、金晨斐、汪幸等

编辑:吴亚骏